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早市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03月01日

  城市中的早市,如同农村的集贸市场,衣食琐物,品类繁杂,粗粗细细、边边角角,凡生活所需,皆琳琅满目,且价格不贵,实惠便利。双方虽讨价还价,却也图个公平自在。新华路与民生街交叉口的东边就有个早市,从我住在这儿就有,大概十几年或二十几年了吧。

  附近的居民都习惯了在自己家前院后的胡同里有这样一个早市,虽说一年四季,每天只能在此交易两个多小时,却也足够不爱做早饭的市民来喝喝豆浆,吃些包子、油条。偶尔遇个雨雪天,无物可买,好似生活一下子少了很多似的。

  这个早市,不算大,就是沿着条南北巷子两侧摆开,直延伸到北头,向东拐一百多米遇丁字路,再沿着路向北,出去就是胜利街了。从头到尾也就二里路长。早市在每天八点时要准点撤走,以恢复城市道路的原面目,供附近小区往来车辆出入通行。有些不麻利的摊主,总会受到管理人员的高声喝斥,“收摊了!快些收摊!”但上午八点前,这里却是属于摊主们的,巧说善卖,十分融洽热闹。

  一年四季,路两侧营生的摊主,在早晨六点多钟就占好了自己的位置,摆设出各种物品,从南向北依次是布匹,衣帽鞋袜,早点,生肉,海鲜,蔬菜水果等。摊主们多是附近城郊的农民,他们或自种些蔬菜水果,或常年报布贩丝,做些贸易,虽都是些本小利薄的买卖,但从他们的脸上,却也能感受到那份无拘无束的自由与满足。赶早市的城里人,夏天穿了短衫,冬天包的严实实的,每个东方放亮的清晨就陆续从四面八方朝早市聚拢来,有步行的、推自行车的、骑电动车的,都鱼贯而入这条小巷,脚步多而杂乱,叫卖声多起来了,还夹杂着讨价还价声、熟人打招呼的声音、剁骨头的干脆声、吸烟者的咳嗽声,买早点的人照样在卖烧饼那儿排起了长队,蒸笼的包子冒着丝丝的热气,盛豆浆、豆脑的手忙乱起来,“一碗不辣的”、“这是不加韭花的”,金色的油条也炸出锅,齐刷刷地排列着,香气在人流中弥漫,热油滚在铁锅里,把冬天的寒气逼得跑远了。

  现在临近春节了,过年前的忙碌气息浮现在早市人的脸上,显然买卖双方都鼓足了劲,买方算计着过年要衣食丰足,采办购置要全,卖方算计着货物要好看新鲜,以图个年前少有的好价钱。天虽然阴冷,人也多半瑟缩着,但心里各自都盘算好了,脸上也都挂着欣喜、露出白白的牙。白胖的藕、松花蛋、刀鱼、白菜、年糕、猪蹄,现炒的花生、瓜子,每一样都是年货必备的。还忘不了带个大红“福”字,添几个新碗,买盆缀满粉红骨朵儿的杜鹃花。那些手提车推满载而行的人们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沿着小巷逛一路采购一路,往来的人群,熙熙攘攘,一派热闹的光景,年味儿就从各人提着的大包小包里升腾出来,涂抹到那些笑着的人的脸上、皱纹里、头发上。置身早市,每当走到虞河小桥那儿,我总会想到一幅画,那就是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早市上那些细碎的、匆忙的脚步,仿佛自古就有的,人们就是一路伴着油盐酱酷茶走到了今天,很多东西可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,甚至最终灭失,而有些东西是永远都离不开的,那就是油盐酱酷茶,还有隐藏在城市中的那些早市。(民一庭 陈要香)

关闭

版权所有:潍坊市奎文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新华路5558号 电话:0536-6859812 邮编:261040